南菻昴

南菻(lǐn)昴(mǎo)……( ̄◇ ̄;)
潮爷控
西装控
洛丽塔控!( ̄^ ̄)ゞ
哉叔什么的……
受像攻音什么的……
最萌啦!!!٩(˃̶͈̀௰˂̶͈́)و
人家这么可爱当然是男孩子咯!
想要产粮……
想要写文……
emm……为什么我混的圈都这么冷?!
热cp也让我逆冷了?!
福华和豹玫瑰简直是光明(*⁰▿⁰*)
啥?豹玫瑰是冷cp?!
不!明明是热乎的!(⁎⁍̴̆Ɛ⁍̴̆⁎)

感恩节

今天感恩节呢。我要感恩什么呢?

感恩昨天的车祸中我和我的小伙伴活了下来吧。

谢谢。

其实……这是一只面灼拉……想要看拉面面带金色假发和美瞳唱安灼拉呜呜呜……拉面面啊~~~~~~呜呜呜……

把面桶涂成mc桶的妆(⁎⁍̴̛ᴗ⁍̴̛⁎)

污染tag……
画渣日常……╮(╯▽╰)╭
p2……不说了我也未成年(◐‿◑)
豹玫瑰真好……ಥ_ಥ
色废的爆炸哇!!!(╯°□°)╯︵ ┻━┻
指绘什么的是人干的事么??( ・᷄ὢ・᷅ )
指绘也太困难了哇!!!
嘤嘤嘤……(´°̥̥̥̥̥̥̥̥ω°̥̥̥̥̥̥̥̥`)

*ooc预警
*超短预警
*污染tag预警
*我对不起豹玫女孩们……
*玫瑰盲人设定
*平行宇宙之一

*沙雕

——————————————
·我是罗斯,自从五岁,我失去了视觉,然而这并不妨碍我当上一名CIA。
·虽然这是我小时候被欺负的原因,但是并没有卵用。我看不见照样能在普通学校考满分,包括卷面的那种。
·所以,当我在当CIA时遇见了大学小学弟,并且他居然是非洲国家国王,还是超英!!的时候,我才没有震惊。真的没有。嗯,相信我。
·那是一个夏天,棒球场上,球员们挥洒着汗水,青春的气息溢满了整个牛津。
·哈?我怎么知道的?因为我亲爱的小学弟一声不吭的坐在了我的身边并且像大型犬一样甩干了他的头发。当然,甩了我一身,还极其友好的跟我打了声招呼。上帝保佑,女同学的尖叫声好把我耳膜扎碎了。
·我是凭借声音知道是他的。再次遇见他时他没有说几句话。但是我亲爱的小学弟,你呼吸声未免有些急促?
·虽然口巴口即干了点啥非人哉的事……但是……老铁冷静,你有本事抓住他呀!!!
·嗯……口巴口即去了瓦坎达?
·瓦坎达……振金……韩国赌场……嗯,没有威胁,去卖个振金应该挺安全的!
·不要小看盲人的耳朵,它们堪比磕了心形草的大猫的听觉。
·遇见小学弟是不会有好事的。这是真理。
·我亲爱的大猫,您还我钻石。虽然我的眼睛不准许我出外勤,可是亲爱的,我的手下们真的不瞎,虽然他们都戴着眼镜……
·我的意思不是用脊椎里的一截振金还!!!
·然后大猫死了,然后大猫活了。
·没有当上空军是我这辈子的遗憾。
·可是劳资能开车上路的,特别是要我追踪别人的情况下。
·我能把这条道给你撞呲你信不?前面那两辆瓦坎达小车车你废了知道不?
·苏瑞阻止了我,虽然我本来也没有想那么干,毕竟街道上还有平民。
·于是苏瑞给了我台应该类似于大炮的东西,自动定位,只不过需要人工发射——双手交叉,喊句WAKANDA FOREVER.完了。
·全程呆滞懵逼状态,可惜我是盲人,不能看见瓦坎达的科技,那一定会很壮观。
·听说在一个平行宇宙,我当过空军呢,还biubiu下来了两架逃离的小灰机帮助了瓦坎达呢!
·你说,如果我能看到该多好?
·好累,睡觉。
·哎?我似乎看到了什么?
·哎?我视力恢复了!
·所以我睁眼的那一瞬,清晰的看见了我小学弟的面容。
·后来他告诉我,正如他在雪中醒来,睁眼看到了我一样。
·我看到了瓦坎达的科技,苏瑞还教了我开飞机???你说这开不开心?
·瓦坎达万岁哦!!
·话说,小学弟要我在这里呆几天再走,因为他说要给我个小惊喜。
·但是小学弟他变得更忙了,毕竟再次上任的国王,总是繁忙。
·我感觉不能叫他小学弟了。虽然我在表面上一直称呼为陛下的来着……
·他长大了,长大了好多好多。所以我决定不叫他小学弟了。
·可是,那叫什么呢?
·他向我求婚。这就是他说的小惊喜??
·我被吓到了。
·差点重新变瞎的那种惊恐。
·好吧好吧,我知道怎么称呼了。
·日语的话,我亲爱的但那桑?
·他似乎对这个称呼很满意。
·他似乎忘记了我之前是个盲人??
·他说他没忘,因为他深刻的记着因为我失明而没有见过他那么多帅气场面的遗憾。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之后……我们这样那样那样这样。
·再之后吧……他化灰了。
·猫这种东西吧,它有九条命,这才耗了两条呢!不急不急!
·猫灰这种东西好像不能长称亭亭如盖?
·好吧,我等你回来。
·如果我能等到那个时候?
·我从这个世界上所感受到的美好,一半以上都是你给的。尤其是视觉,它让我宛若重生。呐,回来吧。都说“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你倒是给我留点什么让我种呀?


熬夜画画……

似乎豹豹画的不是很像……?